中 国 话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应景之作:中国话 国庆长假期间,和一老友叙旧。谈到各自儿女的状况时,他不无自豪地对我说:他闺女学的是对外汉教专业,现在国外专门教外国人讲中国话,待遇挺不错的。那些外国学生学习汉语的积极性都很高,整天围着她要她教中国话。闺女现在有一大帮的学生朋友,一点也不孤单,生活得挺踏实挺开心的。我也为老友感到高兴。细细想来,现在世界各国学习汉语的热情是越来越高了,电视屏幕上经常可以看到老外在台上字正腔圆地说着普通话,唱着中国歌,有些甚至比中国人说得还地道些。看来,中国在全世界的影响正越来越大,感召力也越来越强,语言的普及程度说明了这一切。想到这里,我不禁为自己是炎黄一脉而感到无比骄傲,为中华民族正稳步走上富强文明之路而感到无比自豪。翻开书卷,中华民族的历史犹如一条波涛汹涌
昨夜月儿圆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刚刚忙完了手上的工作,倍觉轻松惬意。坐于案牍之间,望窗外浮云苍狗,想起昨夜月儿圆圆,突然诗兴大发,即作打油诗一首。觉得还算压韵,心想不如就把它当个街头俚曲如何,歌名且为《昨夜月儿圆》。若有想以此词入歌者,可与田某联系,若是故人,版费从优,呵呵。 昨 夜 月 儿 圆 田夫野老 昨夜月儿圆 月儿圆似圈 圈中有嫦娥 嫦娥不得还 此行别君去 再见是何年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此恨只应天上有 但愿人间物事尽合欢
汩罗方言之——乡气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我对希大杆子知之甚少。无法知道这个人来自何方,是何种身分,为何移居此地,甚至无法知道他的姓名——“希”字不大像是一个姓。有人提到他下巴塌,双眼皮,与其他人长得不一样。关于这些特征的重要性,我直到很久以后才明白。  综合我听到的各种传说,他大约是在三十年代进村的,在这里住了十多年,或者二十多年,或更长的一些时间。他带来了一位老人,帮他煮煮饭,照看几只鸟笼。他讲话“打乡气”,就是有外地口音,不大让人听得懂。比如“碘酊”。又比如“看”可代替“视”;“玩”,可代替“耍”;还有“碱”,言指肥皂,也一直在这里流行,后来影响到周围方圆很广的地方。  从这些词来推测,他是一个当时读了新学的人,至少有一定的化学知识。据说他喜欢吃蛇,那么把他想象成一个爱吃蛇的广东人,不是完全没有
打油诗与张打油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人们常把一些以俚语俗话入诗,不讲平仄对仗,所谓“不能登大雅之堂”的诗称为打油诗。为什么叫打油诗呢?  原来中唐时代,有一位姓张名打油的人,他就爱作这样的诗,在以诗赋取士的唐朝,他的诗确是“别树一帜”,引人“注目”。如他的“咏雪”就颇有名:“江山一笼统,井口一窟窿,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”“咏雪”通篇无一个雪字,看来这位张打油作诗是动过一番脑筋的。  不过张打油之所以闯出牌子,以至这类诗竟冠以他的名字称之为打油诗,还有一段轶事:有一年冬天,一位大官去祭奠宗祠,刚进大殿,便看见粉刷雪白的照壁上面写了一首诗:“六出九天雪飘飘,恰似玉女下琼瑶,有朝一日天晴了,使扫帚的使扫帚,使锹的使锹。”大官大怒,立即命令左右,查清作诗人,重重治罪。有位师爷上禀道:“大人不用查
The Furthest Distance ...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--泰戈尔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(作者: 资料来源:沪江英语[1])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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 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 yet you don't know that i love you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is no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yet you can't see my love but when undoubtedly knowing the love from both yet cannot be togehter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is not being apart while being in love but when plainly can not resist the yearning yet pretending 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but using one's indifferent heart to dig an uncrossable river for the one who loves you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 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
明明的爱情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明明好不容易从农村里面考出来了,他现在成了村里人的骄傲。研究生毕业后,他分配到了省会一个待遇非常优厚的行政机关工作。较高的学历,不俗的谈吐,丰厚的收入,帅气的外形,这些条件综合在一起,使他成了抢手的金饽饽,给他介绍对象的人络绎不绝。明明刚开始时面对介绍人,还有点不好意思面红耳赤。但到后来,他的镇定自若倒让介绍人有些不好意思了。明明认识到了自己的价值,他不想轻易把自己交给某个女人,他得挑挑。明明见了很多个姑娘,但他都不满意,或是嫌人家不漂亮,或是认为没文化,或是家境太一般,或者性格太强硬。偶尔碰到几个自己喜欢的,但交往了几次,姑娘家却对他不来电。时间过得很快,一眨眼两年就过去了,明明的终身大事还是没有定下来。农村的老父亲不时打个电话过来,第一句话就问:什么
莫问落花随流水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是夜,月华如水,清风习习,万簌俱寂,意念深沉。于案牍之间,忆往昔岁月,感蹉跎易逝;思来日年华,叹长路遥遥。日思夜想间,觉人生之味,终是难寻其韵。近日诸事缠身,兼之心无所托,不由悲从中来,遂作诗一首,以自娱: 无 题 莫问落花随流水, 但念流水不复归。 长歌一曲伴君去, 玉人对面舞纷飞。 ——丁亥年八月十一日子时田夫于株洲
梦里花落知多少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看了郭敬明的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,心里觉得有一股幽幽的东西堵成一团,继而变成一股莫名的愁绪,在周身弥漫开来。不明白他那经历过二十多个春秋出头瘦小身躯里,怎么就能包含那么多的风花雪月和沧海桑田。掩卷而坐,静静地回想着过去那青葱般的岁月,回想这些年来一次次的遗憾挫伤,每一个细节,竟都变成一片薄薄的利刃,在心头划过,伤痛犹在,却不见一滴血流下。 本不相信宿命,也不愿意相信。曾经年少轻狂的心头,敢与天斗,与地斗,不愿屈从命运的安排,敢向一切宿命挑战。这期间,有过胜利,也有过失败。胜是大胜,但胜得少;败是小败,却败得多。人说,失败可以让人变得成熟起来。是的,的确如此。但洗尽铅华之后,留在嘴边的只会是一缕无奈的淡然。当把一切都看得淡了,生命就失去波澜了,血液便不再沸
何为精致女人?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精致女人是真的女人。真实、真诚,有真面目、真性情;自然而不做作,清新却不粉饰。真是善和美赖以存在的基础,真实则是一个人最有价值的品性。真的女人,用李白的诗来形容,就是"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"。 精致女人是善的女人。心地宽厚善良,善解人意,永存善意,常施善行。人们常说,善良的心是太阳,善良的意愿是连结社会的链条,而善良的行为,则是打开天堂之门的金钥匙。狄更斯说得更好:"善良的女性会把生活中的黑暗变成光明。" 精致女人是美的女人。美好、美丽,宛如艺术品一般,高品位,高格调,富于美感,美不胜收。是的,美丽固然是女人的真正特权,但女人的美丽不仅在于面貌,也不光在于姿态,而且还在于行为和心灵。那是一股魅力的辐射,一种气质的升华,一些可爱品格的综合。正如
爱情与逻辑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  像我这般年纪而又如此聪明绝顶者实属罕见。就拿我在明尼苏达大学的室友佩蒂·伯奇来说吧。我俩同年,又有一样的经历,可他就是愚笨如牛。  一天下午,我发现佩蒂满面愁云地躺在床上。我立刻断定他是得了阑尾炎。“别动,”我说,“别服轻泻剂。我去叫医生。”  “浣熊皮衣,”他粗声粗气地咕噜道。  “浣熊皮衣?”我说着,停止了脚步。  他霍地从床上跳了起来,在房间里踱来踱去。“我非要一件浣熊皮衣不可。”  他声嘶力竭地叫道,“非要不可!不管付出什么代价!”  我的头脑,那台精密仪器,顿时换上快档开动了起来。  我摸着下巴思忖。对了,我父亲念大学时就有那么一件皮衣。它一直被束之高阁,无人问律。我何不拿来送给佩蒂,成人之美呢?再说佩蒂那儿也有我所要的东西。我意指他的女友,

tianfunews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